谢提灯

“当着全场十几万双全神贯注的眼睛底下,魔术师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完美的一场戏法。”

©谢提灯
Powered by LOFTER
 

先生。研介。 ——LH同人 BL向,虐

特别喜欢这一篇。不清楚为什么。

文字投放处:

台上的法官眼神呆滞。


也是,如果轻轻往旁听席一瞄,那些穿的粉红泛滥的大叔们估计也是这幅表情。


更不要说对方律师那几乎可以塞下鸵鸟蛋的嘴巴了。


所以全场的法庭里唯一能够冷静而职业地继续辩护下去的只有在旁边冷静按下录音机的停止键,一脸正义凛然的黛真知子了。


当然,还有一身相等于对方律师一年薪水的高昂定制西装,在回荡着的少女歌曲中表情严肃地跳完整首歌的先生——


——研介。


 


我不知道能不能这样称呼他。


因为所有人都毕恭毕敬地称呼他为“先生”。


当然还有黛真知子跟他吵架时的“偏分小子”。


没有人称呼过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是给他最亲近的人称呼的吧。


研介。


 


时光匆匆,坐在离开的大巴上。


一张一张的照片,刻意掩藏的,是你的脸,你的笑容,你的才气,你的一切。


我走了,你绝对不会想起我。


你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把我掩埋,就像你对你认为没有价值的过去掩埋一样。


但是被你认为是毫无价值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为我余生无数次咀嚼回味,哪怕只有苦涩味道的珍馐。


我想你。




----------------------------------------------------------------------------------------------


·第一次走进你的律所,总觉得这一点也不像是个律所。


本来就是你的家嘛。


带着灿烂笑容的兰丸,带着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劲头的黛真知子,全能而和蔼的服部叔。


大家都开心地玩在一起,一起被案子搞得焦头烂额愁眉苦脸,又一起为了成功胜诉而得瑟欢呼喜气洋洋。


这里,似乎是欢乐的永夏。


我心生向往,这和那个冷冰冰的快要窒息的检察院截然不同。我想要融入里头,我也渴望温煦暖阳。


我看着你施与这里每一个人的毫不吝啬的大大的笑容,虽然也照射在我身上,但却好像不属于我。


我怎么也好像不是这里的人。


我想要在这里有一席之地。


我想要在你心里有一席之地。


 ---------------------------------------------------------------------------------------------------


·第一次对你移不开眼睛,是在庭审上吧。


本来处于劣势的我们,面对着对方张牙舞爪居高临下的攻势,大家都有点气馁。


可是你居然巍然不动,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单凭这居高临下(故作声势?)的姿态,足够让握着绝对有利条件的对方瞬间退缩。


然后居然就胜诉了。




但是我就这么被你俘获了。


在庭审上侃侃而谈的你,舌战群儒的你,出口成章的你。


你那嘲弄的眼神,纤长的手指,抑扬顿挫的语气,和令人折服的逻辑和反应力。


浑然天成,宛如天人。




我再也离不开你。


我想要俘获你。


---------------------------------------------------------------------------------------------------


 ·看着你掉到我精心设计的陷阱里。


我一步一步的计划一点一点实现。


我料到你会失败,我料到你会努力想赢回来,我料到你会从此直视我。


而不只是“我优秀的搭档”和“迷人精”。


我希望能够看到你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果然还是输给你了啊。晴树。”


“果然你比较厉害呢。”


“果然是要跟着你吧。”


可是你一句都没有说。


 


但是,如果你说了,你就不是我这么绝望地爱着的先生了。


--------------------------------------------------------------------------------------------


·看着宣判死刑时你的眼神,我差点溺死在里面。


这么绝望而空洞,我第一次感到了揪心。


或许我不应该这样来伤害你。


可是只有这样,我才能够被你看到啊。


你就不能微笑着看我一眼,哪怕只是一瞬?




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瞬间,你都绝对不会给我。


所以我要争取,哪怕把你扔到地狱,我都要这样做。


---------------------------------------------------------------------------------------


 


·我把真知子挖走了,因为我知道你离不开她。


我想着你或许会跟着真知子过来找我。


 


但是,看着真知子在NEXUS里发狠说一定要打败你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你。


她在法庭上冷静陈词的时候,我好像也看到了你。


她在路上把你所有的细节都如数家珍的时候,我好像也看到了你。


看到了越来越远,越来越抓不住的你。


 


我终究不属于你。


------------------------------------------------------------------------------------------




·你说你一点也不在乎她。


可是那么无聊的案子你一个个扛了过来,轻而易举地把她打得落花流水。


你说你一点也不想看见她。


可是居然也跟着她来到了你最讨厌的乡下,一脸苦瓜地嚼着自己不喜欢的红豆拌饭。


 


而我所全部希望的,只是能够让你直视我一眼。


我真嫉妒她。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


·你居然晕倒了。


开什么玩笑!你居然晕倒了!


我看着你额头上的虚汗,你的伤痛和耻辱被揭开,露出血淋淋的伤口。


我真想跑过去跪在你面前。


可是这是真知子做的。


她蹲在蜷缩成一团的你面前,轻声安慰着你:


”先生,振作起来吧。“


我也好想这么做。




不,我要狠下心来,我要打败你。


这样,你才会看我一眼,我才不会沉溺于这样的仰望无法自拔。


我要打败你。


-------------------------------------------------------------------------------------------




·看着你紧紧皱起的眉头,和那一句振聋发聩的怒气。


“开什么玩笑!”


她是有多幸运,能够让你这样倾尽全力。


你在她面前绕嘴:“我就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可是,在法院出来一言不发直接打了的士往医院赶的,像一阵风一样闪进医院病房的,在车上身板僵直眼神空洞的,都是你啊。


我鼓起全部勇气,想要握住那只距离自己指尖不到10厘米的青筋暴起的拳头,安慰你。


“假慈悲。”我知道你会这样回应。


所以我只能沉默。


我一直都看着这10厘米的差距。


那是我永远到达不了的彼岸。


 -------------------------------------------------------------------------------------------


·我终于在球场上叫了你的名字。


那么久的准备和筹划,那么多的言词堆砌和费心思量,就是为了这一句啊。


”研介!“


你回应着我,带着我想都不敢想的热情。


”来了!晴树!“


虽然下一秒这样的泡沫就已灰飞烟灭,这一瞬间我突然有种要杀了黛的冲动。




但是我知道这只能是幻想的泡沫。


可是我那么期盼。




你知道吗,离开你后的每一天,我都想着这个场景,一遍一遍地回放,一遍一遍地暂停在泡沫破灭的前一秒,你那个送给我的大大的微笑。


哪怕是假的,我也迷恋啊。


-------------------------------------------------------------------------------------------------




·你在法庭上把我骂的体无完肤。


你用X光般的洞察力把我唾弃得一无是处。


终于感觉到你最残酷的一面了。


我光鲜亮丽的外表被你轻易剥开扔在一旁,上面盖满了你嘲弄的脚印。


我只能跪在地板上哭泣。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恨不起来。


 


如果你已经能够看透我,是不是也已经知道我喜欢你。


可是这不仅仅是喜欢,这是几乎绝望的仰望。


 -------------------------------------------------------------------------------------------------




·所以你一句道别也没有。


我跟兰丸和服部叔拥抱,跟真知子握手言别。


我一直都不敢直视你的双眼,怕我尴尬,怕你说穿。


可是你一直都没有说,只是抿着嘴,优雅地坐在椅子上,沐浴在温暖的冬日阳光里。


这是你给我最后的回忆。


我知道,你都知道。


可是你不说。一个字都没有。


你决意要把我忘在尘埃里,忘在过去里。


 


再见了,先生。


我走了,不再回来。


 


或许,我从来就没有走进你过。


 -----------------------------------------------------------------------------------------------




·她坐在北海道的寓所里,看着我。


“你就当是你家里,爱怎么坐就怎么坐吧。”我看着她礼貌的一点不像古美门的坐姿,忍不住提醒。


她笑了,下一秒就把脚肆无忌惮地翘了起来,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仰望着早秋的阳光。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微笑,那样优雅带着嘲弄意味的手势。


 


我突然就愣神了。


她长得不像你。


可是,她坐在那里,无端端就让我觉得是你。


我临走时你送给我最后的回忆。


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回忆,我却如获至宝地保护着。




她最后都不敢把那张照片拿给我。


因为是她从你已经全然忘怀的深处找出来的。


你都忘了。


可我记得。


 


我也知道,她永远不是你。


她是美子,不是研介。


这永远不是东京。这只能是回忆。


我永远,也只能仰望你。


先生,研介。



  1. 档案库文字投放处 转载了此文字
  2. 沈征尘文字投放处 转载了此文字
  3. 谢提灯文字投放处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喜欢这一篇。不清楚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