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提灯

“当着全场十几万双全神贯注的眼睛底下,魔术师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完美的一场戏法。”

©谢提灯
Powered by LOFTER
 

【乱弹脑洞】【乐林乐】轻舟过

古风paro投喂想看乐林乐的亲友,啾啾>3<


张佳乐骑马来霸图堡的时候恰逢春风和煦的下午。他白马红衣银枪,马蹄留带了香气扬起一段风,一串桃花轻轻巧巧地划过侧脸,蓦然望过去,这早已成名的男人依旧是少年模样,意气风发风华绝代,明媚不可直视。这一幕,多年之后,也常常被当时立在韩文清身后的林敬言想起。

然而他只是想一想,然后继续坐在船头看书,船在青山绿水里穿行,尖尖船头划开一片碧波,而这时候张佳乐一屁股坐到身边,赤脚在水波里荡来荡去,伸手扣了书问他,今天中午吃什么?林敬言就一贯好脾气地说,今天吃桂花酒酿圆子。然后张佳乐便丢开手忙自己的事去。他们忙不太到一起。但两个人互不干扰地干自己的事情,空气里还是有另外一个人。
到了下个渡口,小小的一座城, 两人下船打尖, 路过的小巷伸出一支淡白的梨花,他们就从梨花下面走过。吃完之后去铺子买点日常的东西,张佳乐在百花蜂蜜前面踟蹰了一会,林敬言想干脆给他拿一罐算了,但最后也没动手。
小船的角落放了只小小的檀木箱子,里面是林敬言以前和方锐的信件——张佳乐是知道的,但他只是留着它,放在他们不多的行李里占着一份位置。
林敬言知道张佳乐心里有他去不了的地方;张佳乐也知道林敬言有他参与不了的过去。可那有什么关系呢。
命途滩浅水急,不过求浮生安稳。
轻舟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