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提灯

“当着全场十几万双全神贯注的眼睛底下,魔术师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完美的一场戏法。”

©谢提灯
Powered by LOFTER
 

【乱弹脑洞】【林方林】普通人的BE

…说好的BE[谁跟你说好了喂]其实BE在HE之前脑的,因为果然,[用BE投喂亲友],亲友会…啊,眼神飘远…
林敬言十赛季退役了,方锐还是当打,林敬言在呼啸N市本地找了一份计算机老师的工作。
他们原本保持着每天晚上发短信的习惯…这习惯主要是林敬言的,方锐自然觉得用QQ微信什么的方便很多,但林敬言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样正式一样的,保持着用短信晚安。
就这么聚少离多地过了几年,方锐岁数也大了起来,状态也不断下滑。每年过年回家都被逼问了一堆的“有没有女朋友呀什么时候结婚啊我来给你安排相亲我大学同学的侄女不错”,今年简直了直接把姑娘带了过来一起吃饭,……姑娘确实不错。方锐想起来小乔——现在是乔队,他什么都没说,可这不代表方锐自己不知道。他晚上一个人窝在自己小时候的房间里面,这个房间是他一直住的,墙上贴了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海报,海报边都打卷了,旧旧的贴在月光底下。方锐窝在被子里真的哭了出来,外面还是亲戚们聊天的大笑,撕心裂肺是可以没有声音的。
我不想走啊。
……我不想走。
这时候手机轻轻震了起来,老林发了一条"晚安"过来,顺路提了一句他的状况——普通平淡的教书日子。方锐烦的不成,就回,我最近有点事情比较忙,你先别发短信了。手机就一直也没再亮。
后来等方锐反应来的时候,他已经一个月没联系过林敬言了。
然后他约林敬言出来吃饭谈了分手。再几个月,这赛季打完,方锐退役。
这座城市很小,但大到让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再也不见,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后来林敬言有一次在路上遇见方锐在马路对面。
方锐牵着一个头发有点自来卷的小女孩,林敬言孤身一人,已经有点驼背,还是习惯地推一下眼镜。
他们在人潮中远远地有点尴尬地点了个头,恰好往同样的方向去了,只是不再同行。
感情消磨在时光里,不是那么难的事。

我再也不脑林方BE了!!!我要吃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