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提灯

“当着全场十几万双全神贯注的眼睛底下,魔术师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完美的一场戏法。”

©谢提灯
Powered by LOFTER
 

【黄王】【魔法学院AU】01

“快把那只电语狗抓住,它向游泳馆那边跑了!”

荣耀学府魔法师学院魔道学者系三年级一班的王杰希把手插在墨绿长袍口袋里独自路过体育场时,正好看到剑士学院剑客系的一群学生边大叫着边追赶一只大电语狗。鲜绿的草坪,深红的跑道,一群身穿浅蓝色紧身短衫咋咋呼呼的剑客,和前面疯狂奔跑的脱缰野狗,组成了一幅高明度的画面,引得平素高冷目无下尘的法师学徒们纷纷在场边驻足围观——毕竟对于以高智力值闻名大陆的法师们来说,看看这世上的愚蠢有多种多样也是日常乐趣之一不是吗。

电语狗是一种常见的学生实战练习用动物,毛皮深蓝中闪烁银色螺旋条纹,有强弱不等的喷吐电浆能力。这一只不知道怎么弄断了绳子跑了出来。王杰希看了一会儿刚要走,那只电语狗突然改了方向一路直朝王杰希冲了过来。

旁人的惊呼声中,王杰希却没有立马拔腿逃跑。他平静地站着,从口袋里抽出手把一只试管甩了出去:试管在半空中“砰”的一声炸开,里面的泥色液体淋了电语狗一脸。它连哀嚎都没发出一声就重重倒地,大半个头化成了岩石,碎块滚落一地。

 

魔道学者一班的班主任是一位性情直爽、膀大腰圆的中年女性法师,她一听到了消息就匆匆跑了过来。“你有没有受伤?”但当她上上下下地把皮也没擦破的王杰希摇晃了一顿——摇的他眼前炸开了十几颗星星之后——回头看了那只正在被清扫掉的电文狗的情况后提高了声调,“王杰希!我跟你说过不要把实验室药品随便外带!尤其是石化药剂这一类的危险物品!”

“只有五毫升,我自己配出来的。”

“你自己配出来的也不行!”

“但是老师,如果不是我这次正好带了,可能会发生十分严重的意外情况。”

“作为学生面对一只向你冲过来的野狗你应该马上逃跑,保卫部已经赶到了!”她松了口气,“当然,即使是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不能配制出标准的石化药剂,我会在课上给你加十分平时分。但一码归一码。”班主任毫不通融,“按校规禁闭两天,对你的周末说再见吧,孩子。”

“……好。”绝对没错,严厉的中年妇女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群体之一,她们的三观硬如钢铁。

王杰希觉得自己今天真倒霉。真的。他就不应该出门,出了门也不该经过体育场,更不该站下来看热闹,就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

他丝毫也没反省自己不该把违禁药品带出来。

 

“嘭”的一声学校警卫关上了单人禁闭室的铁门。

禁闭塔楼是一座看着就阴沉沉的灰黑色岩石建筑,建在学校边缘的悬崖上,据说几个世纪以前用作监狱来关押那些被封印了法力的大魔法师们。他们因政见不合受到迫害,因过盛的声望受到迫害,因富有的财产受到迫害,因生了个美貌的女儿受到迫害,反正受到迫害的理由无穷无尽,而现在只用来关关不听话的学生们,世事沧海桑田,浮云聚散无常形。王杰希踮起脚从安好了铁栅栏的窗子往外看,能看到油画笔触一样的卷曲白云,半圆和整圆的白圈像碎羽一样勾连在一起层层叠叠地堆积了大半个浅蓝色的天幕,自崖底下传来海浪反复拍击侵蚀海岸的轰鸣。一天三次按时送饭,别在领子上的通讯徽章、缠在手腕上丝带状的个人联系终端等能与外界联系的东西一概不准带入。王杰希坐上硬邦邦的木板床禁不住叹了口气,从衣服下摆里抽出了瞒过警卫带进来的口袋本冒险小说。

“靠!”粉红色的外皮上一个粉红色头发的小姑娘正嘟起嘴冲他甜蜜微笑。

什么鬼,诸事不顺,他出门时在兜里揣本书的习惯,让他错拿成了那个乱放东西的娘炮室友看的爱情小说。少年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把它抛在床上不去管它。就在他为这纯属飞来横祸的无聊两天心烦时,一个像山泉水冲击岸边石子一样又快又急的声音传过来:“喂喂喂,隔壁有人吗?”

“有。”王杰希答应了一声。

“哦荣耀女神在上太好了终于有人来了,我刚进来一会儿就看够了这块天连个窗玻璃都没有,真希望晚上不会下雨不过下雨也无所谓吧现在是夏天。”得到了回应那边的山泉迅速地连玉串珠汇成了一条瀑布,一长串让人不由得怀疑他呼不呼吸还是肺活量天赋异禀的也让王杰希寻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他们共用一个窗户,对方的声音顺着墙和窗户之间的缝隙传来。他不得不贴近墙壁一些来让声音更清楚,而这段时间对方的嘴一直没停,“……我叫黄少天是剑客系的,今天自主实践课的时候我挥出了剑气!全班第一个啊!我肯定是全班第一个啦不过自己也没想到今天突然就成功了!不过不受控制啊剑气一出去直接把拴电语狗的绳子给割断了还好没划到人,我们绕着操场追了起码八圈,八圈啊简直跑成狗,简直给跪了好不,那狗不按套路出牌啊突然照着一个路过的魔道就扑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吸引的,还好他反应快砸了个石化药剂!然后我就被扔进来了。”黄少天顿了顿,“你呢,哪个系的?怎么进来的?”

“王杰希。我就是你说的那个魔道。”

“……呃,真巧啊。”黄少天好像被噎了一下,但这一下根本太短了,可以忽略的。“你为什么被关?啊算我没问,石化药剂不能带出来实验室吧?真有你的啊,怎么弄出来的?”

“我自己做的。”

“挺厉害。你关几天?”

“好啊。我两天。”

“和我一样。真是对不起了,这事情算我牵连了你。听口音你是北方人?”

“对。北平人。”

“皇城啊,好地方。我南粤人。”

“口音不重。”

“来之前就专门去练的,我怕麻烦嘛,早点解决最好。”

王杰希不再理他,自顾自地放他在一旁说话,随手翻看起了那本眼下唯一的消遣,偶尔精确地在黄少天需要反馈的时候“嗯”一下。反正黄少天给不给反馈也能继续往下说。

但那本书在王杰希眼里太没意思了,富家小姐和酷炫校草,一见钟情,三见终身,一个校园小说除了校斗还要豪门,这时候爆出来富家小姐的父亲又是校草的杀父仇人,校草一直苦苦寻找的青梅竹马原来是那位富家小姐,小姐的三舅姥爷他七外甥女又跳出来反对两人在一起,上穷碧落下黄泉,真是能耐上了天,他被这一会儿对敌人圣母一会儿对恋人黑化的三观整的无语了,顺手把书扔床上,百无聊赖地挺尸,在脑中架构之前做的实验模型。就听见隔壁传来了数数的声音:“6,7,8……32,33,34……”

“喂,黄少天,”王杰希踮起脚敲敲窗上的铁栏杆,“你干嘛呢?”

“囚徒训练听说过没?不用器械的身体锻炼。我每天都练习这个。”

“怎么做?你跟我说说,我试试。”

“魔法师对这部分需求不大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行呗。不过你在做什么?”

“看书。”

“你带了什么进来啊,还没看完?”

“没。”实在看不下去。“你要看吗?”他顺着窗缝递出去。

“你手伸那么高干什么啊,下来一点!”

“你够不着?”

“说什么呢,我怕你举高了抻着胳膊。你们法师可是很脆弱的。——王杰希你带书就带进来这么一本?!”

“想什么呢,这一看就不是我的,拿错了。”

黄少天说的话虽然多,但没有一句是跟他自己重点有关的。王杰希已经知道了黄少天抱怨食堂,喜欢狗却偏偏养了一只猫,还知道他七岁的时候就下定决心做剑客,但有点价值的内容和经历一点也没透露,他也不能完全断定这些话的真假。

他觉得这是个有趣的人,可以在他的竞技场名单上记下来一个新名字。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