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提灯

“当着全场十几万双全神贯注的眼睛底下,魔术师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完美的一场戏法。”

©谢提灯
Powered by LOFTER
 

【邰方】恶人夜未眠

*半夜看了邰方现场还原双黑化开的脑洞,基血上头撸了一发,短完。天啊导演那真不是黑白双煞出门杀人吗

*OOC,严重OOC警告,都黑掉了怎么符合形象

 

——

 
 

白日的人燃烧起来,阴影行走在黑夜。

罪人自灰烬里苏生。

 
 

Tips:颠覆原著向/双黑化杀手OOC

CP:邰方

Rating:NC-17

Timeline:画像后

BGM: Gasoline-Britney Spears(提醒:听时请带好耳机

Text:

 
 

邰伟悄悄潜入那户人家割开那个男人喉咙的时候对方几乎没有声音。

当然他也发不出声音。唯一存在的是从气管里大量涌出的泡沫不断破裂在空气里噗呲噗呲的声音。他听到的最后奏响起的乐曲。

生命之歌。方木会评价道。

鲜血和空气都是人不可缺少的东西,却一个在里一个在外,不能被粗暴地混杂在一起。

人类是多么脆弱的生物呢。或者说,人类在如何对待同类这件事上一向有着惊人的创造力。

心、肝、脾、肺、肾、生殖器。

他伸手稳定地扯出来,红白黄混了一块,再抬脚踩下去。

血液温暖,像花朵的汁液溅上墙壁。

他轻声哼着歌。

 

他二人追这两个人才一个多月。当街撞死女孩儿的富二代夫妇赔钱了事后回家毫无警备意识,过程轻松的让人想笑。

可别想多。他并非什么义警有意挑选下手对象,不过是顺其自然挑碍眼的杀罢了。

要用可笑的理论解决意识,归根结底像是把天赋硬说是毒药强加于人般毫无作用。方木敲定了行为习惯和模式,跟踪和潜入主要靠邰伟亲力亲为。破案时有多英雄所见略同,作案时也有多志趣相投。

“别对着一堆碎肉复习你的解剖学课程了,来给我搭把手。”

方木捧着两根女人手臂招呼邰伟过来帮忙固定。方木的爱好精细更多,他这天打算把两个人的双手双腿折成花瓣,人体关节太少,他为此只好多砍了好几折。

小姑娘死的那天街上开了一整棵树的樱花。

“弄了半天,也不是很像。”方木有点苦恼地抿抿唇。

邰伟已经开始动手:“你本来也没什么艺术天赋。”他利落地在方木用马克笔标记的地方一斩而断。

方木眨眨眼,轻轻一笑:“算了,有这个意思就行。”

 
 

不是每个人当警察一颗红心为了在法律体系里除暴安良,也有人是会每天叠加出来强迫性的暴力倾向。注视深渊过久的人又没什么理由不化作深渊,杀死恶龙的勇者终将代替恶龙坐在白骨之上。

活着的每个人看起来有个人样在街上行走,心里都包裹着一团未知的阴影。

 

花瓣摆好,方木瞟一眼邰伟,把他推倒在地毯上。他坐上邰伟的腿,单手按在对方的胸口,另一只手把细长的手指抵在邰伟嘴唇上,缓慢地抚摸胡渣和唇线,随后伸手进去,摸索对方的犬齿几乎碰触到牙龈,说话声音轻飘飘的。

“盆骨和鲜血,脾脏和心脏,饱满的一大串。”

邰伟的眼睛黑的像消失了这个世界所有的光。他牙齿微微用力,就咬破了方木的指尖,方木却也浑不在意,抽回手慢慢地舔舐净粘腻的红色液体,歪着头冲邰伟笑起来。

月光放荡地洒在方木年轻清秀的脸上。他近乎纯洁地笑着,瞳仁乌黑,眼尾猩红,有邪异的上挑。

“邰队长。暴力和性欲总是息息相关。它们让你产生兴奋了吗?我想写一篇小论文。”

邰伟顺着方木的脖颈舔下去。暴力和欲望穿行过犯罪心理研究生的白衬衫。

“这不是正好给你实例证明一下相关性吗。”

方木脖子细白,月光下像脆弱的瓷,轻轻一掐就能断掉。邰伟甚至都把手指放在动脉上,方木却配合地略微仰起头,邰伟便放了手。他硬的比邰伟还快几分,果然要更年轻。内裤前面湿了一片,邰伟拉高了那一块布料再恶趣味地弹回去,苍白的皮肤被绷出一痕嫣红。

罪案现场这一对夫妻的家里,满溅在墙壁上的鲜血尚未干透,旁边放着刚刚完成的人体拼图。

在一对在眼眶里一对在眼眶外的眼珠注视底下,他们愉快地做了个爱。

高潮的时候仿佛失火,房屋倾倒下来。

 
 

—邰方-恶人夜未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