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提灯

“当着全场十几万双全神贯注的眼睛底下,魔术师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完美的一场戏法。”

©谢提灯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叶】断了指针的钟


*CP是我在为自己究竟站他俩谁攻犯愁许久后确定的||||

 

——————

 

诚然我是爱过你的。

指针在乐曲结尾之前断掉。就断在那儿。

画一个圆。有始无终的一个。

 

Tips:原著向/现实向

CP:叶喻叶

BGM:阴天-莫文蔚+Rainy Mood(雨声白噪音)

http://music.163.com/#/song?id=277364

http://www.rainymood.com

 

 

一朵两朵三四朵,五朵六朵七八朵。

G市开了堆叠的木棉花,一层层压在枝头上,偶然啪的一声脆响,直直地落下来,寂静的香气平易近人地潜伏在空气中。

喻文州拎着纸袋往独自居住的小区公寓方向走。

南方的夏隐隐的透进衣衫来,只是出趟门还未做什么就发了汗。喻文州一直往前走,宅男体质走远了就有点累,不过还好。他想着这个赛季的事情,在脑海里一遍遍推演复盘。爱是闲下来就不由自主想来想去的事。

他手机响了。“喂?爸、妈……我不回去了,哦是吗?好的……”

喻文州耐心地听着那些絮絮的家长里短。他脾气好,从来也不嫌烦,该说是他宠着父母才对。刚挂了电话肩膀上蓦地一湿,他转头看过去,原来下雨了。喻文州抬起脸,绿而密的树林兜头罩住他,满眼都是青翠的烟雾。木棉现在是潮湿的红色了。刚刚因为树林太密的原因,他一直没有淋到。前面就是那栋楼了,有一个小路口没了树。他把折叠伞打起来,周边款,带着蓝雨的徽记。他这个人就是蓝雨的。路上空旷,天地里面的雨声包裹住了他,蓝色的伞像一座小亭,只他一人的世界。

是清明假,人影稀疏。他摸索着打开灯,驱散屋子里的暗影。淅淅沥沥的雨声依旧响在他耳边。

不是他太敏感。他总觉得他爸妈意识到了什么,为此替他找女朋友的频率直线上升。虽然他今年也不过就是二十五岁,不过这个年纪,不上不下地卡着,恰好还够找个人谈几年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叶修自退役之后——谁都要接受这件事情,像接受每一日月落日升。

哪怕是他也得如此。曾经与对方交缠,从心灵到身躯,互相进入的比谁都深。

 

抬眼一看,时钟竟然还是八九点的初升太阳时间;他掏出了手机一比对,原来墙上的挂钟不知怎么回事分针断了。喻文州放下手中袋子把它取下来晃晃,表里面的大半截分针就跟着咔啦咔啦地晃晃。大概买的时候就有一点瑕疵,天长日久的潮气积累,终于一下子告以报废。

这个时钟还是他刚搬进来的时候同叶修一起去买的。手工的,就一份。说起来买房子同叶修也有关系。毕竟是他曾经想要共同度过一生的人。

还是第六赛季的事,蓝雨客场截杀了想建立王朝的微草夺得冠军。叶修下场了等在选手通道,两个人抿相似的笑,假模假样的,道一句恭喜,一句谢谢。

两个人发布会直接就回了G市。一路上那种又急迫又愉悦的心思,手牵在一起,简直有点跟偷情一样。这个词说出来也没大错,毕竟再真爱分分钟爆出来就不是那个意思。

那个时候谁管呢。

 

那个夏天在他们的记忆里阳光特别好,但其实也就是普通的G市阳光而已。一把金沙透透亮亮地洒进喻文州公寓黄杨木的地板上,轻风撩动白纱慢悠悠地飘着,叶修窝在沙发上懒洋洋地闭着眼午睡,喻文州就坐在他身边拉着他的手玩。叶修的手漂亮的不像他这个人的怠懒,手指修长骨节清晰,伸直了指骨拉出的边缘线愈发明显,喻文州握过来指腹摩挲掌心一个个亲吻过指尖,牙齿咬着磨蹭,逼到睡不下去,叶修就抬了眼睛一挑,带了没什么真气的火,倒有无可奈何自己也不知道流露出来的惯宠意味,亮亮的倒映着喻文州的身影,看的喻文州忍不住凑过去亲吻他的眼睛。叶修偏头推了推他拉开一点距离虚虚握住手腕,带着笑又微微蹙着眉放任他的手指探索口腔内部刮擦上颚,又在抽出手指的时候轻轻舔了舔湿漉漉的指尖,他是做的要舔掉的动作,但只是越舔越湿,喻文州低低地叹了一声,倾身向前把他禁锢在沙发里。

他们都没想过两个成年男人仅仅是亲了几下玩玩手指就能有这么大反应。被撩起来的火急切的想要用对方的体温扑灭,然后在身上燃起更多的火,手指,嘴唇,胸口,腰线,小腿,突然很大一声响,脱的七七八八的两个人都惊了一跳——原来是叶修的脚不小心把茶几上的果盘踢翻了,松了一口气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笑出来,然后笑声越来越轻,喻文州低下头吻他,叶修勾上他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那是一个足够漫长的,给予温柔也回报温柔的吻。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那个时候喻文州爱着叶修,叶修也爱着喻文州。

每一秒每一个细胞,都真心实意的。

    

一开始莫名其妙的发展,几重假戏有心无意,不料算得真心进去。也曾经是想过,身份地域习惯搭配,安居置业,在附近找一份工作,从此日日朝夕相对,在家里等了对方回来,伸手喂一颗鲜红的樱桃吃,或冷嘲或倦怠或虚无缥缈的笑意对上对方,眉眼放软了都是脉脉的柔和,吻掉指尖一点水渍。最好的时光,只是想想这些心里都有一层华润的温存,说是心脏的人,心尖上有一块地方,光亮亮地盛着彼此。只有彼此。

怎么就渐渐没了呢。像一杯水放置在空气里,蒸发到最后一缕烟。

他是真爱过他的。双方都是。一个过,过去时。有多少的如花美眷良辰美景,变成过去时了,就成了老照片上的虫子印,旧衣衫上的灰。明明还是当初模样,怎么就令时间这把钵杵消磨透了,碾剩一把毁不尽的微细尘土,在不晓得何年何月孤灯单影的时候扬出来,迷花了眼,脑子都统统忘记了,却也流下簌簌的生理的泪。

所有人都是这样,往前走,与过往逐渐走散。

无一例外的。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有什么变了吧,叶修是轻易感觉出来的。联系肉眼可见的慢慢变少,偶尔翻出来号码,却也并不想回他消息。剥离了荣耀的日常,他们并没有什么确定的共同话题。

他抬起手,想给他打个电话。

最终还是点了根烟,并不说什么。

 

烟火气的日子,同谁过有什么分别。

最终会发现,恋爱结婚,剥离外在杂质,不同人不同的接吻姿势,穿衣风格,饮食习惯,内里大部分皆是一样,谁似乎也不是谁无可替代的日常。

曾经那样急切与独一无二的对方分享生活,最后匆匆忙忙寻找一个随意的人。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让你我有始无终的,相爱一场。

 

而后,他们慢慢的就不再联系了。

他们倒也不算年纪大。叶修退役了回去家里,他脑子同待人都是好的,不常出来了。喻文州气定神闲地打到了当年的人一个不剩,转年进了联盟,又过几年接了冯宪君的位置,一派温文尔雅地把面子上的事儿都做好,把底下的风浪按下去,还是那副翩翩然的气质。

只要圈子不同如果分开了,两个人,真是可以连一点消息都不会得知。

明明就这样沉默地,生活在这个大陆,不同的角落,近到一张机票,远到天涯海角。

 

断了指针的钟早就丢在不知哪个角落,或者被废物回收变成了新的什么。

没说过在一起,连分手也不曾提。

终究那个亲密到想一同分享全部生命的人,变成了彼此生活中的陌生人。

 

 

—叶喻叶-断了指针的钟 FIN—

 

后来有一日他们重逢,还是因为荣耀相关的事情。

喻文州坐在叶修身边,位置近的很,却遥遥地笑着。

叶修觉得终于有一块看不清楚的被照亮了,然后发现,它早就崩塌了,剩下的不过是灰尘,一碰就碎了。

 

—这回是真-FIN—

 

*叶喻二人在我心里,就是肯定有一腿,肯定不能成……